不见长安

盾冬/evanstan痴汉。

【EVANSTAN】UNDO

Attention
*深夜摸鱼小甜饼
*OOC有

/

"你认真的?不戴墨镜?"Sebastian用胳膊肘顶了顶Chris的手臂,然后伸手去摸包里的纸巾和游乐园门票。他一手拿着刚在街角Starbucks买的咖啡,动作显得有些变扭和艰难。
 
 
要知道这两周以来经纪人把Sebastian带着满世界乱跑,自己的航线要二维铺展绝对像是九头蛇各基地的导航图呈n个大大的申字。天晓得他为什么会答应Chris去游乐园,拜托他们可是两个成年男人。可能是因为成日的短信轰炸又或许是自己的小小私心,他们可有二十一天八个小时零三十四分没有见面了,其中有九天阴雨和五天多云。
 
  
他不想知道为什么这人会恰巧和自己出现在同一张市区地图上,又恰巧相遇说他有两张游乐园的套票,还是情侣票。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Chris把帽檐压得很低,在脸上落下一片规整的阴影,贴心地接过Sebastian快要松手的咖啡灌了一口然后皱起眉头。表情就像喝下去的其实是咖啡口味的白花草蛇水,上唇沾了一层腻腻的奶油泡沫看上去蠢到没边,"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喜欢拿铁,特别是香草的,甜到牙都要掉了。"

"我喜欢,要你管。"Sebastian翻了个白眼,虽然隔着墨镜Chris也看不到。接着他又问了一遍,"你那么想上明天娱乐头条?'美国队长和冬兵若无旁骛的浪漫约会'这样?"

Chris眼神游离了一会儿,抓住Sebastian准备用纸巾帮他擦泡沫的手拉近距离,帽檐和帽檐依偎在一起,随即凑过去给了他一个浅浅的吻让怀中人舔去那层甜腻的乳白。就像他们平时一直做的那样。尽管墨镜搁得Sebastian鼻梁生疼。

"Wow,那是两个男人吗?""可真够甜蜜的。"
   
  
   
"那你呢,Seb,你介意吗?"
 
Chris笑得狡黠,用的是介意二字而非担心。他早在偷跑出来去见他的时候就放下了公众评论的好坏与否。

   
   
谁知道呢。他们都只是需要一个机会卸下聚光灯下那一套光鲜去放纵,去责无旁贷毫无顾忌的深爱,其余的都他妈是借口。
  
  
挚爱无关舆论。
   
  
他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
  
 
Sebastian在遮阳伞下叼着吸管把见底的水蓝色饮料吸得作响,冰块碰撞玻璃杯晶莹荡漾。他在研究游乐园的地图规划线路,用圆珠笔敲击着桌面点下几个墨点把地点连起来。像是该死的航线。

"过山车…瞭望塔,呃…Chris你想去试试那个跳楼机吗?",Sebastian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个传出阵阵尖叫的山坡,"上面说那高度能把你吓破胆。"

Chris一阵夸张的笑伴随着游客嗔怪的目光随即压低声音收敛了些,"好啊,我要看看是谁先被吓到哭着喊妈妈。"

   
     
   
事实证明Sebastian在踏上游乐设施的那刻心里还是有面小鼓敲得咚咚作响。

工作人员告诉他不能戴墨镜上去,他转头救助Chris发现那人早溜得没影而且找了个最最偏的座位翘着腿哼歌。
   

等等,他突然没想明白自己第一反应为什么是求助Chris。他希望Chris像在电影对black widow一样搂着他笑两声或者吻他糊弄过去吗?
   

好吧,whatever。Sebastian不情不愿地摘下墨镜,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嘘"的手势顺带给那位小姐抛去一个媚眼。必要的话他会签名的,Sebastian这样想,茫然地对着一株小花唉声叹气。于是他没能注意到远处努力憋笑的Chris。
   
   
"你还真是一点顾及都没有。"听到有手机照相咔嚓声的Sebastian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重重跌坐到座位上。

Chris无所谓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帮Sebastian把保护设备拉下来扣紧,"Come on boy,你刚刚不是做得不错吗。"
  

"Chrishit."
   
    
机器启动的轰鸣淹没了他的抱怨和Chris不羁的笑声。

高度缓缓爬升,视野随之变得辽阔。他看见人工湖的清澈湛蓝像极了某个人的眼眸,拥抱着徐来的清风被层层吹皱。斑斓的霓虹灯光定格成一幅图画,拥挤的人潮褪去喧嚷。现在的高度只剩下机器运作的声响,还有身边人平稳的呼吸。
   
    
越来越高,越来越远。
但这可不是平步青云的自在洒脱。
   

越来越高…

   
好他妈高…
   
   
卧槽为什么还没到顶…
   
   
卧槽等等为什么还没到顶???
   
   
然而定格和跌落只在弹指一挥间。
    
    
"OH SHI————————————!!"
    
那个大写加粗的T还没来得及蹦出齿间,Sebastian就一头扎进呼啸的风里。
      
Sebastian几乎本能地闭眼往Chris的方向偏头倾去。
而Chris也几乎本能去够Sebastian的手尽管动弹不得。
     
   
     
      
"你准备叫我妈妈吗?"Chris屈膝捋了捋Sebastian的后背,后者正蹲在地上捂着嘴平复情绪。心率层次不齐,胃中翻江倒海,Sebastian难受到吐不出一个字去回击身边人。
     
于是他逞能地摇摇晃晃站起,双手搭在Chris肩上,Chris正准备张开双臂接受他委屈的投怀送抱,不料遭他奋力冲人下体的一记膝顶。
      
"Sebastian,you son of bitch…"

"I think so,dear mum."

    
    
    
但就像别人说的,没有什么不能靠来一发解决的问题,如果有,那就来两发。
  
可这毕竟是公共场合,两位绅士还明确的知道这点。
  
   
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但那又如何?
    
   
Sebastian被Chris按在一处楼梯夹层的门后深吻。Chris侵略性地舔舐Sebastian的牙床,贪婪地吮吸扫荡遗漏的甜蜜滤液。被动的人指节分明的手指嵌入宽厚的胸膛,去感受欲望氤氲的热切。Chris转而去亲吻他的脖颈和锁骨直到每寸皮肤都泛上淡淡的粉红,他顺从地昂首去细数暗处的沙砾把自己都忘却。
   

世界天旋地转目光随之迷离,涣散的光线没入昏天暗地里,每一团暧昧的空气都是两情相悦者最好的催情剂。
   
    
没有人想停下。
   
    
挚爱无关时间地点。
   
   
他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
   
       
黄昏将至,Chris买的两只香草冰淇淋在暖阳下是温馨的姜黄色。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香草?"Sebastian抿了一口被凉到牙根发酸。
   
"可巧克力味的更腻啊。"Chris摆出一脸的委屈遭到Sebastian无语的白眼。
  
    
     
众所周知,在言情故事里,每一对在游乐园培养感情的情侣都定会以在摩天轮上的一吻定情收尾。
    
可总会有一些例外。
    
"Sebby,去鬼屋吗?"
   
"行啊。"
   
   
不是不想去制造些浪漫,而正是因为每一对情侣都这么想所以摩天轮的队伍看也看不到尽头。

这要是排到多少得半夜了吧,明天还有工作呢。两人不约而同地没有提出那个想法。

Chris在Sebastian排队鬼屋的期间买了听可乐解渴。

"你真不为自己后代着想?"Sebastian觉得自己今天像好奇宝宝一样提问个不停,因为身边的男人实在太让人费解了。

"You know what,你让我怎么为后代着想?"Chris挑了挑眉毛,用指尖点着Sebastian的胸口。他一下就明白了Chris指的是什么于是只好沉默着笑。
   
   
斜阳冰淇淋和碳酸饮料在舌尖蔓延开,像一枚青橄榄,一切的美好都关于挚爱。
   
   
    
那其实是Sebastian第一次的鬼屋经历,要知道他以前从来没和女朋友来过这种地方。所有的浓重烟雾和骇人的嘶哑呢喃都是陌生的,他能做的是跟紧Chris别离开半步。
   
而你永远不知道未来和意外哪个会先来。还没能绕出那堆小儿科的尖叫女巫和飘荡鬼影,Sebastian被一只手强行拽入了一道旋转门。他和Chris走散了。虽说唯物主义者的Sebastian并不怕鬼,但多少在所难免的童年阴影会让他心有余悸。蜘蛛爬虫蝙蝠所有的事物都狰狞得令人不禁打冷战,突然倾倒的幽怨火盆把他吓了一大跳,随之而来的是嘈杂的尖叫悲鸣和女人的哭泣。
 
     
Sebastian在虚拟的恐怖中迷失了方向,兜兜转转走不到尽头。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变回了懦弱的孩童,害怕被松开的手,害怕未道别就远去的人,害怕沉重的担子会把他压垮,害怕这无形的压抑和窒息。一望无际的黑暗把内心最深处的恐惧无限制地放大,似要吞噬苍穹星空和他的全部。狂风暴雨在脑海中肆虐,明明是鸦雀无声的静寂为何雷雨轰鸣耳鸣不已。
    
      
他怕,他当然会怕。怕黑暗偷窥他内心积尘的秘密,怕突然亮起的闪光灯告诉他所有自己经历过的真切都是逢场作戏。
     
    
"Seb…Seb!"
    
宽厚的胸膛把他拥入怀中,原本最该理直气壮那个现在却战栗得像个小孩。

他害怕抽离的手和公关式的笑容,礼貌性的颔首和刻意定格的亲昵举动。当聚光灯闪烁,当一切尘埃落定,他又该如何定义挚爱?

他只是,害怕失去Chris。
   
       
Sebastian花了好久去适应怀中熟悉的温度还有坚实的臂膀,它们带来的触觉这般真实,那会是历经风暴后的小船回归的港湾吗?

"什么是真实的,Chris,你是真的吗。"

"是的,Seb。"

两人在在跌跌撞撞中找到了出口,缓慢亮起一些的灯光给习惯了黑暗的眼眸以缓冲的空间。
      
    
不知第几次的接吻,昏暗狭窄的空间里回荡着暧昧不清的激荡水声,这次Chris吻他吻得太温柔,只是用舌尖描绘他的唇形随即轻轻啃咬他红肿的嘴唇。唇间牵连的银丝是他们此生难以斩断的千丝万缕。Chris一直是他的药,只是他从未能够意识到。
      
     
最后所有平淡的美好都挥散进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你不会热切感受到,但它确确实实存在于每颗尘埃和沙砾。
    
如何定义他们跨出的每一步?

如何明晰接触时的心潮澎湃汹涌?

如何道明唇瓣依偎时为何磁场都紧紧相拥?
     
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呢?在决定携手同行的那刻他们就抛弃了所有无关紧要的负担,坦诚相待。
    
一切,都只是关于挚爱。
    
     
"我一直都在,无论你需要与否。"说着Chris从口袋里摸出他未扔掉的那枚易拉罐环顺着Sebastian纤长的手指缓缓推到底,如同用尽全部的力气和勇气一般。
       
   
"Cause i a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关于时光,关于岁月,关于相濡以沫风雨几何。
      
      
跨出门槛恰好赶上第一枚烟花绽放于夜空。它用一生的璀璨拂拭去怀中人寂寞的悲伤,短暂而又漫长,漫长到烙印在时光里流芳,漫长到足以诉尽真切,毫无顾忌,责无旁贷。
    
    
一切美好,都关于挚爱。
     
   
【END】

——————
最近写东西有点杂希望各位看官别太介意
思维跳跃已经成病了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那种感觉
明天等空下来可能细改
最后祝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60)